《盐铁论·地广第十六》

《盐铁论·地广第十六》

《盐铁论·地广第十六》 大夫曰:「王者包含幷覆,普爱无私,不为近重施,不为远遗恩。今俱是民也,俱是臣也,安危劳佚不齐,独不当调邪?不念彼而独计此,斯亦好议矣?缘边之民,处寒苦之地,距强胡之难,烽燧一动,有没身之累。故边民百战,而中国…
《盐铁论·未通第十五》

《盐铁论·未通第十五》

《盐铁论·未通第十五》 御史曰:「内郡人众,水泉荐草,不能相赡,地势温湿,不宜牛马;民跖耒而耕,负檐而行,劳罢而寡功。是以百姓贫苦,而衣食不足,老弱负辂於路,而列卿大夫,或乘牛车。孝武皇帝平百越以为园圃,却羌、胡以为苑囿,是以珍怪异…
《盐铁论·轻重第十四》

《盐铁论·轻重第十四》

《盐铁论·轻重第十四》 御史进曰:「昔太公封於营丘,辟草莱而居焉。地薄人少,於是通利末之道,极女工之巧。是以邻国交於齐,财畜货殖,世为强国。管仲相桓公,袭先君之业,行轻重之变,南服强楚而霸诸侯。今大夫君修太公、桓、管之术,总一盐、铁…
《盐铁论·园池第十三》

《盐铁论·园池第十三》

《盐铁论·园池第十三》 大夫曰:「诸侯以国为家,其忧在内。天子以八极为境,其虑在外。故宇小者用菲,功巨者用大。是以县官开园池,总山海,致利以助贡赋,修沟渠,立诸农,广田牧,盛苑囿。太仆、水衡、少府、大农,岁课诸入田牧之利,池籞之假,…
《盐铁论·忧边第十二》

《盐铁论·忧边第十二》

《盐铁论·忧边第十二》 大夫曰:「文学言:『天下不平,庶国不宁,明王之忧也。』故王者之於天下,犹一室之中也,有一人不得其所,则谓之不乐。故民流溺而弗救,非惠君也。国家有难而不忧,非忠臣也。夫守节死难者,人臣之职也;衣食饥寒者,慈父之…
《盐铁论·论儒第十一》

《盐铁论·论儒第十一》

《盐铁论·论儒第十一》 御史曰:「文学祖述仲尼,称诵其德,以为自古及今,未之有也。然孔子修道鲁、卫之间,教化洙、泗之上,弟子不为变,当世不为治,鲁国之削滋甚。齐宣王褒儒尊学,孟轲、淳于髡之徒,受上大夫之禄,不任职而论国事,盖齐稷下先…
《盐铁论·刺复第十》

《盐铁论·刺复第十》

《盐铁论·刺复第十》 大夫曰为色矜而心不怿,曰:「但居者不知负载之劳,从旁议者与当局者异忧。方今为天下腹居郡,诸侯并臻,中外未然,心憧憧若涉大川,遭风而未薄。是以夙夜思念国家之用,寝而忘寐,饥而忘食,计数不离於前,万事简阅於心。丞史…
《盐铁论·刺权第九》

《盐铁论·刺权第九》

《盐铁论·刺权第九》 大夫曰:「今夫越之具区,楚之云梦,宋之钜野,齐之孟诸,有国之富而霸王之资也。人君统而守之则强,不禁则亡。齐以其肠胃予人,家强而不制,枝大而折干,以专巨海之富而擅鱼盐之利也。势足以使众,恩足以恤下,是以齐国内倍而…
《盐铁论·晁错第八》

《盐铁论·晁错第八》

《盐铁论·晁错第八》 大夫曰:「春秋之法,君亲无将,将而必诛。故臣罪莫重於弑君,子罪莫重於弑父。日者,淮南、衡山修文学,招四方游士,山东儒、墨咸聚於江、淮之间,讲议集论,着书数十篇。然卒於背义不臣,使谋叛逆,诛及宗族。晁错变法易常,…
《盐铁论·非鞅第七》

《盐铁论·非鞅第七》

《盐铁论·非鞅第七》 大夫曰:「昔商君相秦也,内立法度,严刑罚,饬政教,奸伪无所容。外设百倍之利,收山泽之税,国富民强,器械完饰,蓄积有余。是以征敌伐国,攘地斥境,不赋百姓而师以赡。故利用不竭而民不知,地尽西河而民不苦。盐、铁之利,…